IPO后网易有道仍在路上:首日虽破发,胜利却不远

作者:刘旷
时间:2019年10月28日 10:53
评论
阅读


教书育人,做个好老师可以享受桃李满天下的成就感,而做个成功的智能学习公司却可以改变无数人的命运。


2019年10月25日网易有道成功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DAO」,成为了网易系中第一个独立上市的子公司。


当天,网易有道以13.75美元开盘,跌破发行价17美元,截至收盘,报12.5美元/股,较发行价跌26.47%,市值约14亿美元。对此,丁磊表现得十分淡定:“2000年6月网易在纳斯达克上市,那时网易的股票首日也并未收获大涨,在之后的几个月里呈现大幅跌势。但从长期来看,网易公司为上市时买入的投资者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的确,在上市变得异常艰难的今年,成功登陆纽交所已经是一种胜利,仔细回想,网易有道是今年夏天以来第一个发行CDR的公司。

而网易有道,这家经历了13年浮沉的公司,绝对有足够的耐心和能力,去迎接新的未来。



从搜索到词典,再到教育

丁磊是如何找到周枫并展开有道搜索业务,又如何瞄准有道词典这个在当时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业务的故事,众所周知。但“有道的教育业务是怎么起来的?”这个问题的真相,却鲜少有人了解。



2013年,正是互联网行业高速发展阶段,各大互联网企业忙着巩固根基也急于抢占市场,在风口之上插上属于自己的胜利旗帜,网易也不例外。网易作为一家历史悠久的互联网企业,其业务范围覆盖面广而全,在众多业务里游戏、音乐业务日渐成熟备受瞩目,电商业务高举高打在市场激起浪花,唯独网易有道无声无息,闷声发财。


网易游戏是丁磊的“心头好”,自2001年网易正式成立在线游戏事业部,便一直在网络游戏领域处于行业前列。忙于游戏业务的丁磊不忘享受音乐的熏陶,出于个人爱好也源于对在线音乐市场的敏锐嗅觉,丁磊再三思量决定做大、做好在线音乐,网易云音乐就此应运而生。再后来,网易考拉来了,网易严选来了,网易电商业务越做越大,“买正品上考拉”的宣传语不绝于耳。


丁磊很忙,网易游戏意气风发,他执着于开发有创新的、最好玩的作品;网易云音乐社区,“丁磊出专辑”的传言漫天飞舞;网易电商上,他为茶叶代言拍视频,还有养猪事业丁磊也放不下。


在丁磊与其他人狂欢的时候,有道过上了潜心修行的日子,也是蓄势待发的日子。


由有道词典爆发之后,周枫约谈了有道首席科学家段亦涛以及当时还在产假期间的总监罗媛,提出了一个发展方向“我们做教育”,又提出了一个问题“如何做好教育”。约谈的结果是,方向是确定了,怎么做大家还是没有头绪,只能往大方向走,先“动手”再细思。


有道教育迈出第一步是推出有道精品课,但刚走就卡住了。课程内容是精品课发展的核心,可是有道团队连内容调研也颇为陌生,在调研中罗媛发现用户对有道精品课每日一趣这样的阅读内容很感兴趣,因此团队选择做了个性化推荐阅读。但做出来的推荐内容,用户也很喜欢,就是难以坚持下去,用户粘性低。为了解决用户粘性问题,罗媛又带着团队一块去当时内容推荐做得比较好的豆瓣取经,学习如何做好内容。



网易有道教育是在学习的过程成长的,产品研发是,产品商业化也是。

2013年末,有道精品课积累了一定的用户量,可问题又来了:用户都说产品好但没人买单,商业化模式迟迟走不通。周枫坦言:“我们发现大家都在做教育,但我们始终想不通怎么做”。既然有用户量那就先做广告吧,于是有道选择把流量导给别的教育企业做广告。


此番的缓一缓不如说是脚踏实地,为有道提供了一个规划未来发展的喘息机会,避免了因冒进而引起的翻车事故。

2013年是在线教育元年,由此诞生了多家做在线教育的企业,而这些急于“吃热豆腐”的平台都倒在了黎明前夜。有市场机构调查显示,2016年底,70%的在线教育公司都处于亏损状态,10%的公司能够持平,能够盈利的仅占5%,甚至有15%的企业濒临倒闭。


周枫这头还没想通怎么商业化,罗媛那头已经由最初的仅做内容推荐发展出了囊括考研、雅思、GRE、四六级、实用英语课程等等多种类课程内容。

更重要的是直播风口的来临,让在线教育的教学形式变得生动,用户对课程直播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顺势而为,有道于是开启课程直播模式,覆盖内容更广、教学形式多样,商业模式也逐渐明了。

柳暗花明的网易有道,做了在线课程几年后赶上在线教育风口,又一发不可收拾地研发了多款AI学习硬件产品。2016年,有道精品课的课程内容日渐齐全的同时,两年的时间里开发了多款AI学习硬件产品,包含有道智能笔、有道云笔、有道翻译蛋与有道翻译王等。



2019年初,网易有道潜心修行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了。网易CEO丁磊提出将“游戏、电商、教育、音乐”作为网易的四大战略,与其他三大战略相比,略显默默无闻的教育第一次被纳入集团层面的大战略,引起了资本的注目。由此资本发现,虽没有多余的外力加持,但不妨碍网易有道成长成网易优秀的子公司之一。


如今风风雨雨十余年已过,网易有道经历了有道词典、在线课程、智能学习硬件等业务的挑战,最终从做在线教育的传统教育企业、互联网企业、线下教育机构手中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证实了自身实力以及未来发展潜力。


就在上市前几个小时,周枫在致员工的邮件中说:“我们不会因为资本市场的短期波动而做决定,有道的决策仍然会着眼于长期,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

面对首日破发的局面,周枫这句话成为了最“硬核”的回应。


其实对于教育领域来说,破发大可不必被视为洪水猛兽——在线教育的几大巨头都没有逃脱首日破发的魔咒,新东方在线上市首日破发下跌6%;跟谁学发行价10.5美元/股,收盘时股价报10.48美元/股;51Talk,开盘价为19.50美元,最终18.98美元收盘…然而截至今天,新东方在线较发行价上涨47%,跟谁学较发行价上涨近43%。



长线看涨,有道的底牌

2016年,在互联网技术的推动下,在线教育风口来得很快。与在“家里”做一个闷声不发的孩子不同,在同样做教育的“外人”眼里,网易有道是一匹黑马。在线教育市场从出生到成熟的过程中,吸引了包括在线教育机构、线下教育机构、互联网公司在内的分羹者。


在线教育俨然成了资本眼中的“香饽饽”。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1560.2亿元,同比增长速度为27.3%;预计之后几年将继续保持20%左右的速度增长,到2019年达2692.6亿元。为了抢夺市场,在线教育平台惯用互联网行业套路“先烧钱抢地盘、树立品牌打响口碑,顺带拖惨同行,而后再慢慢收拾残局,摸索可持续发展道路”。此路,有人走通了,也有人成了炮灰。


彼时,网易有道跌跌撞撞走了三年,摸索出了一套符合自身发展的模式,其更注重于自身产品的打磨,不拘于在线市场现有的框架,走出了与众不同的道路。

网易有道早期通过有道词典凝聚了大量的用户基础,建立了强大的品牌。在此基础上,有道决心做课程、做硬件,扩展出包括在线学习工具、在线课程、学习型智能硬件等一系列产品和服务,已形成完善的产品矩阵并逐渐演变出自上而下的在线教育生态。


产品阵营扩大,用户数量也在增长。截至2019年8月31日,网易有道平均总MAU(月活跃用户数)为1.059亿,去年同期为9420万。其中,网易有道词典MAU为5120万,有道翻译官MAU为251万,有道云笔记MAU为530万。


值得一提的是,网易有道精品课程招生人数从2018年上半年的930万人增加30.8%,至2019年上半年的1210万人,付费学生注册人数从截至2018年8月31日的11.04万增长到截至2019年8月31日的16.73万,增长了51.5%。2019年上半年有道精品课平均课单价为751,同比提升47.83%。



聚集起用户之后,有道的在线教育征程可以说是披荆斩棘。但可以看到,有道产品一步一步做大与团队的努力息息相关。


初创团队是一个企业的“团魂”所在,丁磊与十多名队友打下了庞大的网易集团,阿里十八罗汉的创业故事人人乐道,网易有道同样有着一帮志同道合的“团魂”。


在做有道3.0、4.0版本的时候,有道团队的积极性完全体现了出来,罗媛为把产品做到极致,做用户研究使用了焦点访谈、人物决策再到用较为标准的口音测试,工作量细琐而庞大。这巨大的工程最终通过调动多方资源、与整个集团用户研究部门对接,双方多番探讨、尝试之后确定下了方案。探索的过程虽然艰辛,但因此加快了团队的磨合,也让有道产品的开发变成了更加科学和更加系统化的工作。


如果说有道词典是一次无心插柳,那么有道教育则是周枫、罗媛、段亦涛等人用教育热血浇灌出来的“森林”。纵观网易有道成长历程可以发现,网易有道的发展模式是全新的,完全没有可以对标的平台,而对于拥有上百年历史的教育市场来说,创新发展一直是教育平台的发展优势。


在IPO当天的记者会上,周枫说:“我们最大的特点,就是从互联网出发来开始做教育,很多公司是从线下教育这样的视角蔓延到线上的教育,两个不同的来源和方向就会造成大家的做法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会非常关注怎么样能帮到更多的用户。”


更强的创新能力,服务更多用户的可能,造就了丁磊认购2000万美元ADS的底气,也是对网易有道长线看涨的底牌。

网易有道上市是网易的成功,是在线教育从“在线课堂”到“智能学习”的进阶,网易CEO丁磊在敲钟前致辞时表示:

“互联网产业资本的密集度和技术的创新能力是任何一个行业都没法比的。如果更多的资本和创新涌入在线教育这个行业的话,那就是“功在当下、利在千秋”,这会是一个民族软实力的体现。”

这条路网易有道走了13年,IPO在周枫和有道团队的眼中只是个“新学期”的开始,只是个逗号,他们还将继续走下去。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自媒体刘旷
2019年10月28日 10:53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9 第一观点 版权所有 电信与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备13029860号-4)